cherrySR

上升到高处 明亮的生活

【贾尼】炖肉三十题

阿年:

#这是很多个车轱辘,由于你们懂得的原因走微博( ͡° ͜ʖ ͡°)✧


#这其中有很多乱七八糟的AU设定


#注:一哈为贾尼衍生cp,天王流氓里的一哥炮儿xKKBB里的小贼哈里


#宝贝们,飙车吗?


#开车开废了的阿年哭求小红心小蓝手#


黑喂狗卖车轮啦


#ooc属于我,而他们值得被世界温柔以待。

ironspider:

昨天荷兰的采访,我把铁虫部分截取下来做了中文字幕。

荷兰说每次见到萝卜都超激动,对萝卜有点厚脸皮,还喜欢去招惹他。所以他演的peter也是一样,见到钢铁侠超激动,但又喜欢去招惹他😂😂😂

铁虫党心满意足!这两天被各种巨糖喂饱了!

[all铁向傻白甜]来呀来呀来吸猫呀

阿晴:

又是爱妮的一年~祝53岁的大可爱生日快乐!





————以下是正文,Tony猫化、ooc、没逻辑,慎—————


自从钢铁侠误中邪神洛基的魔法变成了一只猫以来,复联众便开始了沉迷吸猫不可自拔的颓废(?)生活。


———————————————————


Clint把手伸到Tony喵眼前晃了晃,又晃了晃。Tony喵看了他一眼,低头舔起了自己的爪子。


Clint不死心地又把手往前伸了伸,几乎要放到Tony喵的嘴边了。Tony喵这回连看都不看他了,抬起小屁股甩甩尾巴走了。


“所以说,你让我过来看什么?”Natasha抱着手臂站在门边上,“看它的屁股吗?”


“不不不,Nat你别走~”Clint几步追上Tony喵,又把手伸到Tony喵面前。


“铁罐,你舔我一下会死吗?!那天你不是舔得挺开心的……”


那是因为那天你手指头上有糖霜!Tony喵把头转了个方向,不想再面对Clint那张蠢脸。


“Nat,Nat这是个意外,那天它可粘我了,一直舔我的手指头!”


Natasha耸了耸肩,“行了,我去换衣服了~诶,Cap你回来了~”


Steve冲Natasha打了个招呼走了进来。


Clint眼睁睁地看着Tony喵冲着刚进门的Steve跑了过去,蹭着Steve的脚蜷成一团。Steve蹲下身,开始给Tony喵胡撸下巴。撸了几把以后,Tony喵在Clint羡慕的目光中舔了舔Steve的手指。


“Cap你做了什么了?为什么它都不舔我~~~”


Steve没空理他,伸手又开始撸猫。


Tony喵一脸享受地在Steve手心里蹭来蹭去,喉咙间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Steve时不时地能感觉到猫咪磨砂质感的小舌头在自己的掌心磨蹭。


“Cap你怎么做到的?!”Natasha也靠了过来,打量着过分粘人的猫咪,绿色的眸子中满是喜爱。


“就这样,”Steve撸了撸Tony喵的下巴,“它就会来舔你。”


Steve摸了摸Tony喵的小脑袋,一脸满足地站起身来。


“我去做饭了。”说罢转身离开,深藏功与名。


Steve前脚出了门,后脚Clint就凑到了Tony喵跟前。


“不就是撸毛吗,谁不会呀”说着便在Tony喵后背上来回撸了起来。


Tony喵身上的毛被撸得乱七八糟,想要躲开Clint的魔爪,然而整只猫却被Clint抓在手里动弹不得。


Tony喵张了张嘴,露出了锋利的牙齿。


Clint见状,连忙要奖励一样地把手指凑了过去。


“来来来,这里这里~”正当Clint在假想的幸福中闭上眼睛时,指尖处传来的刺痛令他一瞬间回过神来。


“铁,铁,铁罐,Tony,啊啊啊松,松口啊喂!!——”


Tony喵在Clint的惨叫中慢慢悠悠地松了口,转身走向一旁的Natasha,毛绒绒的小身子蹭了蹭Natasha的小腿。


Natasha笑得几乎眯起了眼睛,她俯下身,帮着Tony喵把被Clint撸乱的毛重新撸顺,最后理所当然地被Tony喵亲昵地舔了舔手指。


Clint捂着受伤的手指欲哭无泪——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


Tony在变成猫咪以后变得非常嗜睡,每天几乎有2/3的时间都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这确实是个很大的问题。


Bruce摸了摸蜷在实验台上的Tony喵的小脑袋,“睡着了?”


Tony喵晃了晃尾巴表示自己还有意识,然而只留下一条缝的眼睛还是暴露了它此时的状态。


“那咱们明天再继续?”Bruce说着便把Tony喵抱了起来,准备离开实验室。


Tony喵从Bruce的怀里挣了出来,跳到实验台上,爪子动了动桌子上的蛛网发射器,而后便绕着Bruce的咖啡杯打起了转。吓得Bruce一把抓起咖啡杯,在Tony喵渴望的眼神中将剩下的半杯咖啡一饮而尽。


“Tony,这可不能开玩笑!”


Tony喵睁着大眼睛冲着Bruce眨巴眨巴。


然而Bruce仍旧一脸严肃地跟Tony喵大眼瞪小眼地对视着,丝毫不为其所动。


一人一猫对视了半天,Tony喵终于扛不住生物钟了。它打了个哈欠,慢慢地放松了身体。


Bruce见状,伸手把Tony喵抱了起来。Tony喵眯着眼睛看着Bruce似乎在抱怨,Bruce安抚地捏了捏Tony喵的小爪子。


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但是不要试图触碰我的底线。


———————————————————


 变成猫咪以后的Tony变得非常粘人。这让他觉得很烦躁。尤其是每当夜幕降临,众人都各自回房休息的时候,Tony喵总是不由自主地在那些紧闭的卧室门前徘徊。


不,它才不是渴望温暖什么的。它只是,Tony喵在Peter房间的门上蹭了蹭——它只是,白天睡多了而已。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Tony喵猛地向旁边跃起—— 


“喵——呜——”身体过分灵活的Tony喵直接撞在了不小心路过的Dummy身上。


这个不长眼的熊孩子,等daddy变回去了就把你捐出去!Tony喵瞪着Dummy,恨不得跳起来咬它一口。


Dummy委屈地垂下了头,Boss明明是你自己撞上来的啊。


就在Tony喵想着是把Dummy捐到幼儿园还是小学时,面前的门把手动了一下,Tony喵还没来得及找个地方躲起来,一个人已经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并且一眼就看到了它。


———————————————————


最近Peter不是很开心。


自从Tony被变成猫以后,Peter不但失去了跟Mr.Stark进行夜间交流活动的机会(不要想歪,他们只是在做实验),而且又因为白天需要上课,而没有办法跟Tony喵亲密接触。


Peter躺在床上翻着复联群里大家上传的各种吸猫小视屏,看得眼睛都红了。


正在想着明天是不是要翘课蹲基地撸猫的Peter突然听到了门外传来的怪异响声,而随之而来的一声细微的“喵呜”声使得Peter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便已经冲到了门前,一把拉开了房门——


———————————————————


Tony喵在跟Peter对视了几秒后,在Peter已经开始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的时候,主动走了上去,脑袋蹭了蹭Peter的小腿。


What the fuck???!!!


如果Tony喵现在能说话,一句粗口是肯定避免不了的了。然而它并不能。因此它只能身不由己地冲着Peter伸出来的手蹭一蹭,再蹭一蹭,然后靠着Peter的脚蹲在他的胯下,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Peter。


这该死的本能。


Tony喵在看着面前少年的表情由拘谨到惊讶再到难掩笑意时,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我Tony Stark的一世英名啊,就这么毁了。下回抓到那个斑比一定把他的角剁下来煲汤(不,Tony你冷静点儿,会金属中毒的)。


“Mr.Stark,您,您想进来吗?还是……”小心翼翼的话语中难掩少年的激动。


终究抵抗不了本能的Tony喵索性放任自己舔了舔Peter的手心。


下一瞬间它就被整个抱起来了。


———————————————————


Peter一脸满足地看着靠着自己蜷成一团的Tony喵,伸手轻轻撸着它的后背。


Tony喵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放松了自己的身体。


这是第一次,Peter在心中由衷地感谢邪神的魔法。


然而,在半个月后的某一天,当半夜被冻醒的Peter睁开眼睛看到跟自己睡在一张床上的把被子全都卷在身上睡得正香的Mr.Stark时,他觉得,虽然是好事,但是似乎还是有点早。


毕竟他离成年还差几天。


不过,只要Mr.Stark不介意,他非常乐意效♂劳。


 


End


 



【曦瑶车】裂冰的血泪史

墨悲丝染今天更文睡着了么:

#cp曦瑶

#裂冰play

#ooc严重

#ooc是我的,人物是秀秀的

#不喜勿入

#前方高能

#如果敛芳尊喝醉了变成了小孩子心性

#惊!敛芳尊喝醉了居然会做这种事

#大家好我是墨悲丝染,今天车门焊死了咱谁也别下车





大家好,我是裂冰。

对,就是泽芜君那把萧。

今天含泪说出这段血泪史,就是要控诉一下我主人和主母这对狗男男!

想我裂冰,虽然是把萧,但是……

我也是有尊严的!

而我的主人,泽芜君蓝曦臣,居然任由我的主母,敛芳尊金光瑶,拿我做那、种、事、情!

羞耻!一点也不雅正!

具体是哪种,详情请见下文。

我没脸说。






云深不知处·寒室

蓝曦臣和蓝忘机在云深不知处里里外外找了一遍终于在寒室寻着金光瑶和魏无羡的时候,场面是姑苏双璧怎么也没想到的。

简直惊天地泣鬼神。

魏无羡一脚踩在凳子上一手端一个酒碗仰头一口干一手还扒拉在一个酒坛子上准备倒,金光瑶看似优雅地一只手端着个酒碗小口饮下两颊的绯红却彻底出卖了他。

蓝家妯娌喝醉了,还醉得很严重。

“二哥哥!”魏无羡看到蓝湛,放下酒碗酒坛三步并作一步走地扑过去,“二哥哥,你看我没喝醉哈哈哈!我赌赢了哈哈哈哈——”

“嗯,”蓝忘机一边应着他,然后把魏·明明已经醉了硬要说自己没醉·无羡抱了起来,看向蓝曦臣,“兄长,我先带魏婴回去了。”

蓝曦臣点点头,走向了端着酒碗的金光瑶。

金光瑶醉酒的样子,蓝曦臣是真的没见过。

八面玲珑的敛芳尊向来最擅长掩盖自己的情绪,怎么会容许自己在外有醉酒这般失仪的表现?

然而这一次,金光瑶是真的醉了。

白净的脸颊染上了胭脂般的绯红,更衬得眉间那点朱砂殷红如血;双眸微眯似染上了雾一般的朦胧,淡粉的唇沾上透明的酒透着水润的光泽,见他走到面前,金光瑶抬眸,勾勒起一个浅浅的笑容:

“二哥,你来了。”

“阿瑶,多饮伤身,勿要再喝了。”蓝曦臣伸手去拿他手中的酒碗,却被端着酒碗的人儿笑嘻嘻地躲过。

“我不。”金光瑶说着,又是喝了一口,“我可不想比不过魏无羡。”

敛芳尊何曾这样小孩子心性过?

“阿瑶,听话。”蓝曦臣忽然在想,是否他喝醉时金光瑶也是这般头疼,“魏公子醉了,忘机已带他回去了,你比过他了。”

“真的?” 听这一句话,金光瑶歪了歪头,转眸看去确实没了魏无羡的身影,金光瑶才放下酒碗,唇角含笑地往泽芜君怀里倒。

“二哥,我还没醉,我赢了。”

“是是,阿瑶赢了。”

蓝曦臣忙接着金光瑶将他抱起,怀中的人不安分地动了动,将头靠在他肩上,手揽上他的脖颈,温热的气息吐在蓝曦臣颈间,微痒的触感。

“二哥,你是不是觉得我醉了?”金光瑶的语气听上去带了几分小孩子气的不满。

“二哥知阿瑶没醉。”此情此景,蓝曦臣也唯有顺着金光瑶的意思来,好声好语地相劝。

“那二哥为何不让我自己走?”

“……”

为什么,因为阿瑶你现在一走路就倒啊。

蓝曦臣,无奈到极致。

“二哥,你回答我啊,为什么不说话?”金光瑶却是较上了真,一个劲要蓝曦臣给他个说法,“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我自己能走,不用你抱。”

“阿瑶,莫闹。”

蓝曦臣没了辙,只得将金光瑶放下,改为用手扶着他,谁知金光瑶这喝醉了闹脾气似的扶也不要扶,刚挥开蓝曦臣的手走了几步就左右重心不稳摇摇晃晃前倾后倒,然后一头准确无误地栽在了床上。

蓝曦臣:……阿瑶你开心就好。

“阿瑶,你先躺一会,二哥去帮你打些水回来。”蓝曦臣上前帮他除了鞋袜和外袍又体贴地把被子给他盖上,却也不说是去取醒酒茶,省得醉酒的金光瑶听着了又要发小孩子脾气同他闹。

虽然这样的阿瑶很可爱…不不不我在想什么还是去拿醒酒茶吧。

“二哥……”金光瑶掀开被子伸手拉住蓝曦臣,“别走。”

“二哥,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泽芜君,哭笑不得。

“阿瑶何出此言?”蓝曦臣俯身,轻轻在金光瑶的额头上一吻,笑得温柔,“二哥此生只爱阿瑶一人。”

“那二哥怎么证明?”

金光瑶一脸我不相信,就拽着他不放了。

“阿瑶希望二哥怎么证明?”

“我要的东西,二哥都会给吗?”

“那是自然。”

“那……”

金光瑶左看看右瞧瞧,指尖突兀地捧碰到一个冰冰凉凉的物事,他定睛一瞧,是蓝曦臣的裂冰。

醉酒的人浑身发热,一下子碰到个冰凉物事得降温之效更是不肯撒手了。金光瑶抓着裂冰,抬头看向蓝曦臣。

“我要这个。”

蓝曦臣毫不犹豫取下裂冰,任由金光瑶拿了去,伸手抚过他柔顺的发。

“二哥马上就回来,阿瑶等着二哥好吗?”

“嗯,好。”得了裂冰的金光瑶将玉萧贴着脸颊,发热难耐的感觉一下子降下去了大半。

蓝曦臣又亲了下金光瑶的额头,便是出去取醒酒茶了。


金光瑶抱着裂冰,兀地想起了魏无羡方才说的那段话。

“哈哈哈哈嫂子,你…你知不知道,有时候我就觉得你和大哥,太、太玩不开了。”魏·喝醉了什么都敢说·无羡拍拍金光瑶的肩道。

“二哥那是雅正端庄,”金·醉酒状态·光瑶饮一口酒,白了魏无羡一眼,“又不是谁都似你夷陵老祖脸厚比城墙。”

“嫂子,话不能这么说啊……”魏无羡一摆手,神秘兮兮凑到金光瑶耳边,“嫂子,我给你说,我和二哥哥就曾经用避尘……”

“怎能如此!”金光瑶听到这个,本就因醉酒而红的脸似乎更红了。

“怎么不能了?就是冰了点…大嫂你和大哥就没试过吧?”魏无羡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端着酒碗又干了一口,这时候蓝曦臣和蓝忘机就破门而入了。




点我看泽芜君敛芳尊裂冰play




大家好,我还是裂冰。

现在我孤零零地躺在地上,什么都不想说,只想洗个澡。

可我的主人抱主母去洗澡了,管都没管我!

没萧权!

看见了吧,我的主人和主母是有多不雅正!

什么,你问为什么敛芳尊会和夷陵老祖喝酒?

好像是因为他们打了个什么赌,先喝醉的就要怎么怎么样来着。

不管他们打什么赌,反正最后两个都没下来床。

呵呵,活该。

什么,你问下一次是什么时候?你的节操呢?!

我裂冰今天就要打死你!

我不希望有下一次了,有下一次我也不希望主母带上我。

我只是个宝宝。

生气。

【曦瑶】我粉曦瑶的若干个理由

洛九思:

“泽芜君,我是见过的。”


当初因为这一句话就进了曦瑶的坑。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


所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


所说有奇缘,为何心事终……


“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想起了电视剧中的反派,坏事做尽却从未伤过心上人一分……


金光瑶整个人都脏透了,唯心尖上那么一点干净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放着蓝曦臣。


“阿瑶……”


观音庙蓝曦臣即使已经知晓了金光瑶所作所为之后还想着去拿朔月替他挡住别人,有人说蓝大傻白甜,可是蓝大是姑苏蓝氏的家主啊,也是经历过射日之程,不夜天的人,或者说,他只想对瑶妹一个人傻白甜……


被聂怀桑算计,蓝大对聂怀桑质问,这对温润如玉的泽芜君来说还是第一次这样去质问别人,因为他夺走了他最珍贵的东西……


“你相信魏公子,可我,相信金光瑶。”


在瑶妹的罪状还没被全证实的时候,汪叽和羡羡来找蓝大,有“读弟机”之称经历了汪叽问灵十三载的蓝大怎么可能不知道汪叽对羡羡的情意,他将瑶妹和羡羡放在一起,也是在侧面告诉汪叽他与瑶妹的关系如同忘羡二人一般……


这辈子都会粉曦瑶的,第一次这么喜欢过一个cp,希望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蓝大和瑶妹好好的,不必再当什么蓝氏宗主和仙督,长相依长相守便足以……




【忘羡】长耳朵和短尾巴(原名红眼睛短尾巴)一点肉渣

太陽のかけら: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完结了,经提醒放上之前漏掉的一点点肉渣渣……渣渣渣渣……渣……


我保证真的再也没有了!


前篇     中篇




大学附近新开了家宠物店,叫做“云深都是兔”。


店主是个帅哥嘴巴又甜,总是笑嘻嘻的招呼来店里的客人,再加上去店里能偶遇校园男神,两个帅哥照顾兔子的画面实在太过养眼,一传上微博就引得无数少女竞相去店里满足视觉享受。


店主见大家来不是为了买兔子也不恼,反而聊起天来,“这件衣服真称你,跟我们家兔子的毛色一样呢,你不看看么”、“兔子是很胆小的生物,你看它这么安心的趴在你身上说明它很喜欢你呢”、“兔子不占地方,这样毕业的时候也能带回家”、“不买也没关系,经常来看看它们,兔子可是很怕寂寞的生物哦”。


被说的爱心萌动的少女们晕陶陶的买下了兔子,当然店主也会细心的附上养兔指南,在购买前再三确认是否能好好对它们,如因特殊原因不能养的话随时欢迎拿回店里。


渐渐地在校园里掀起了不小的养兔风潮。


 


蓝湛推开店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魏无羡撅着屁股跪在地上,盯着对方圆翘的臀部看了几眼,最终遵从内心伸手捏了一把,不轻不重的手劲,刚好能让对方“啊”的呻吟出声。魏无羡转身的时候蓝湛才看到他怀里抱了只兔子,想来之前趴在地上又是在变着法儿的逗兔子。


记得刚来大学的时候,蓝湛忙着适应新的环境,有天无意中看到一张照片,居然是魏无羡在路边摆摊卖兔子,蹲在一堆毛茸茸当中的少年格外惹眼,问清地点后的蓝湛急匆匆的赶过去,这才赶在城管前把他的小兔子带走。


得知魏无羡是看到他为了支付房租,白天上课晚上打工特别辛苦后才萌生出赚钱养家的念头,蓝湛亲了亲对方的额头给他普及了一些基本常识,例如在路边摆摊是会被带走的。在阻止了对方用法力幻化一家店的打算后,蓝湛老老实实的以大学生创业的名义申请贷款租下了现在这家店。


 


看到蓝湛回来魏无羡高兴的把怀里的兔子往笼子里丢,上锁关门一气呵成,把平时教导顾客要温柔待兔的条例都抛到了脑后,接着纵身一跳两腿夹着蓝湛的腰整个人挂在他身上,脑袋凑近他脖子附近嗅来嗅去,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咂咂嘴笑道:“咸的。”


 


幻化人形后的魏无羡还是改不了以前的习惯,喜欢窝在蓝湛身上,好在他臂力不错托着这么大个人也不觉得累,照样能收拾东西关店,怀里的人不安分的一会儿伸手拨他的刘海,一会儿在他耳边哈气,终于引起蓝湛的注意在魏无羡屁股上拍了一下,惹得对方惊叫了一声,乖乖搂着蓝湛不敢乱动。


 


回家的时候魏无羡不乐意了,直接变成兔子躲进蓝湛怀里,不管蓝湛怎么揉屁股都哆嗦着不肯变回来,逗急了就在蓝湛手上咬几口。


无奈的捡起散落一地的衣服,蓝湛抱着他的小兔子回了家,到家后魏无羡撒着欢的一头钻进棉被打滚,等蓝湛冲完澡都不愿意变回来,对着兔子左看右看都下不去口,最后只好用手指轻捻着它的耳朵睡了过去。




戳链接




蓝家祖上有人搭了一座小小的石头神龛,里面供奉着一只据说能保佑蓝家人丁兴旺的神兔,神龛位于老宅的一处院落。


这天回老宅祭祖的蓝家后人们又聚集在一起,最开心的就是孩子们了,一个个撒着欢的到处蹦跶,哪儿还记得家长们交给他们打扫落叶的任务,当然也有例外的。


那边那个小团子板着肉呼呼的小脸,双手握着跟自己一般高矮的扫把,涨红了脸憋着一口气正在吭哧吭哧的扫落叶,虽然成果不甚理想,但胜在无敌的可爱,把偷偷躲在一边瞧着的大人们逗的笑岔了气。


被批准休息的小团子,乖乖坐在一边啃着大人们奖励他的一片瓜,突然眼睛一亮喊了声“兔兔”跑了出去。


发现自己走到一处陌生的院落,小团子也不惊慌,边四下打量边逛还不忘啃一口手里的瓜,走到一座石头搭的小房子前面停下来,许是第一次见到石头雕的兔子,小团子高兴的伸手去摸,不经意间摸到里面一处暗格,好奇的打开发现里面躺着两颗小石头。


忽然出现的少年,伸手抢过小团子手里的瓜咬了一口,笑着冲他眨眨眼:“拿了我牙,以后就是我的人喽~”


 


 


 


 


END


 


养兔的豆知识


 


1.兔子的气味挺大,养之前做好心理准备,经常打扫兔笼。


2.作为食物链底层的兔它真的很胆小,不能用养猫狗的标准来衡量,站着抱兔离地的那段距离,如果兔子从你怀里跳出去,是有一定几率骨折的,抱兔正确姿势一手托屁股一手托胸,个别掌中宝体型除外。


3.和猫狗混养的时,不要让兔子单独和猫狗在一起,旁边最好有人看着,以免发生意外和惊吓,兔子是会被吓死的!兔子是会被吓死的!兔子是会被吓死的!


4.兔子也会咬人,日常爱的咬咬不会很疼,不过要注意的是兔子会啃一切它愿意啃的东西,纸张和书是它的最爱,电线之类也不会放过,还有你的皮鞋什么的也请收好ORZ


5.兔粮牧草为主饲料为辅,一般幼兔喂苜蓿草成年兔则是提摩西草,可以喂少量水果,不过甜度高水分多的不能吃,喂蔬菜要先洗净擦干水,否则兔子会拉肚子。所以别瞎折腾喂草就好!


6.条件允许非常建议某宝买个豪华版兔笼解决所有烦恼,买了铁丝笼的就找个塑料板什么的垫一下底部防止脚皮炎,以及不要介意兔子偶尔还是会分不清地儿,把球球便弄得到处都是……


7.如果以上条件都能做到,那还等什么,带它回家吧!



【全职男神x你】小妖精

落清秋:

¡ooc有,预警预警
¡就是讲女友是一只小妖精
¡脑洞很大,宛如黑洞,无药可救,不喜欢慎点
¡食用愉快
叶修
哥媳妇儿是一只小狐狸
白色的狐狸,超级可爱(๑• . •๑)
特别喜欢在打荣耀的时候把她放在腿上,还可以撸撸毛,很舒服
她和荣耀就是绝配
――《她和哥更是绝配》
文州
夫人是一只猫咪
是短毛猫
但是摸起来特别舒服
就是不太喜欢让我帮她洗澡呢^_^
――《夫人不要害羞啊》
少天
啊啊啊啊,靓女会变成一只小鸟
每次我说垃圾话,她就在我旁边叫
我经常和她比谁说话说得多,但是没一次比过她
我堂堂剑圣居然比不过自己媳妇儿,有点生气有点生气有点生气(>_<)
――《我只会让你一个人比过我》
杰希
宝宝是小仓鼠,小小的一只,很可爱
喜欢把她捧在手心里,喂她吃瓜子
喜欢用手指摸摸她的毛
喜欢她
――《宝宝,我就这样照顾你一辈子吧》
作者:我也要这样一个杰希爸爸QAQ
小周(已翻译)
她是一只小狗
但是她很安静
每次都和我眼神交流
特别喜欢她亮晶晶的眼睛
――《她和我一样呢,我很开心啊》
文清
我的女友是一只兔子,特别柔弱的那种
她每次都要和我耍赖皮
但我又不能凶她
怕她用红红的眼睛盯着我,委屈巴巴的
――《我也只拿你一个人没办法啊》
聪明的羊习习
她是一条比较皮的小蛇
很喜欢缠着我
我也很喜欢她缠着我
因为很温暖啊
――《我爱你(。・ω・。)ノ♡》
智障但是是真的羊习习
她是条蛇
每次都要缠在我手腕上
我才没有特别喜欢她缠住我咧
挺难受的
――《……》
作者:情话我是写不出来了
…………我好像用省略号当分割线很久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能周更。。。这周本落发烧了,扁桃体化脓了,所以从学校回来了。我现在是输液的时候打的字,所以特别累QWQ求安慰。喜欢我的小可爱点下小红心小蓝手呗,关注我也可以啦!

【晓薛晓】一袋糖换一只洋

林荫—慕情唯一官方认证的夫人:

不知昏迷了多久,晓星尘终于在一片混沌中醒来。他抬起沉重的眼皮,看见薛洋坐在床边,深黑色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喜悦。
薛洋知道晓星尘恨透了自己,怕晓星尘受到刺激又自杀,连忙起身,小声道:“你醒了就好。我…马上就走,不会再让你看见我了,你千万别再死了。”
见晓星尘愣愣的毫无反应,薛洋咬咬牙,颤声道:“道长若是不解恨,亲手杀了我便是。反正我也活不了几日了…”
薛洋的话还没说完,薄唇就被晓星尘堵上了,身子也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晓星尘按着薛洋亲吻了好一阵,直到喘不上气了才松开。他紧紧的抱着薛洋,似乎是想把人给箍到骨头里一样:“瞎说什么傻话。我从未想过要你去死,要不然当年你进门时霜华刺入的就是心脏了。如果我对你没有情意,何必执着于你是不是骗了我。”
怀里的薛洋动了动,似乎是哭了,晓星尘感觉肩膀被眼泪打湿了。他伸手揉了揉薛洋软绵绵的发丝,柔声道:“这八年,我不是一点意识都没有的。我恨你没错,但我还是恨我自己更多一些。我不该不调查清楚就抓你上金鳞台,我不该因为不敢面对你就自杀,害你一个人守了我八年,受了那么多委屈那么多苦。以后我们一起赎你的罪,再也不分开,好不好?”
“好。”











窗外传来鸟儿的叫声,晓星尘从棺材中坐起来,自言自语道:“又梦到你了。”
晓星尘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梦到薛洋了。薛洋早就死了,算是被他亲手杀死的。
五年前,晓星尘被薛洋用秘法复活,醒来后拿剑指着薛洋,逼问他为什么要骗自己。薛洋回答说骗他好玩,还提起以前骗晓星尘杀村民的事,两人争执了起来,晓星尘恨恨的说了句该死。然后薛洋就猛的撞在霜华上了,一剑穿心。速度快得连晓星尘都没反应过来。其实不过是想听薛洋亲口道歉,承认喜欢自己罢了,为什么薛洋就是那么傻听不懂其中的意思呢?
晓星尘小心翼翼地抚过薛洋的脸,苦笑道:“你真是狠心,守了我八年,就要这样报复我。让我永生永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永远活在思念和痛苦之下。真是…”
突然,晓星尘抓住薛洋的衣领,使劲晃了晃,恶狠狠地吼道:“薛洋,你再不起来,我就要自杀了!你不是最在乎我的吗?你不管真的可以吗?你为什么还不起来,为什么,为什么!”
薛洋的尸体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被晓星尘晃来晃去,他已经死了五年了,自然是做不出任何反应。如果晓星尘面前有面镜子,肯定会被自己刚刚的神态吓了一跳:他刚刚那副恶狠狠的模样,倒是和薛洋生前有三分像。
半晌,晓星尘把薛洋的尸体轻轻地放回棺材,趴在薛洋身上,眼泪大滴大滴的流了下来:“我自杀了…也找不到你,你把魂都补给我了。我就连你的尸体都没有了…”

“哎,你听说了吗,咱们村里新来了个薛少侠,帮人斩妖除从来不收银子,报酬只要一袋糖,真是奇怪。”
“对呀,我也没见他吃过,不知道他攒那么多糖要干什么?”
“人家肯定是要送给心上人的,你们还是别想些有的没的啦!”
晓星尘一袭黑衣,左手戴着一只黑皮手套,背着霜华和降灾,听到这些议论他的话语也不恼,还冲姑娘们微微一笑。
他这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吸引了许多姑娘,小姑娘们把他围了一个圈,七嘴八舌的跟他搭讪。
“薛少侠今天这是要去哪啊?”
“哪儿都不去。给你们讲个故事,从前有个道长…”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眠狼:

关于托尼·斯塔克的昆式战机。(共4P)
曾经看过一篇隐含复仇者角度的《雷神3》观后感,是关于钢铁侠,以及他亲爱的队友们——复仇者联盟的昆式战机的。
----------------------------------
镜头给到昆式机舱的时候,几乎一瞬间就泪目了。
他们六个人还这艘飞机上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托尼开着飞机,他的副驾驶是贾维斯。
巴顿受伤了。
浩克变回了班纳,寡姐在一旁软声细语地安慰他。
队长疲惫地靠在机舱旁边。
索尔还沉浸在战斗胜利的喜悦里,然后看到班纳的表情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转而安慰他。
他们是多么棒的一个队伍啊。
托尼这个调皮鬼,对待队友却如此温柔细腻。
锤哥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随时能召唤闪电的雷霆之神,也不是身份尊贵的奥丁之子,更不是阿斯加德的王位继承人,而是能彼此交付性命的队友,只是这个队友留着略微滑稽的发型而已。
而班纳博士呢?他对自己在队伍里的作用有些不自信,有些怀疑,甚至有些悲观。
他有时固执地认为复仇者需要的是浩克,而不是布鲁斯班纳。
托尼不仅在刚认识的时候就鼓励他接纳浩克,还在他的飞机上给了班纳“最强复仇者”的认证。
不是浩克,而是班纳。
你看,虽然你们都有自己的过去,你们都经历自己了的不幸,可是我们在一起,我们就只是一个队伍,一个最棒的队伍,我们是复仇者。
----------------------------------
↑以上引用原文链接:网页链接
我无数次的祈祷,复仇者大家庭能够一如往昔,即使现实冷酷,但美好的愿景永留心底。
敬漫威MCU十年,敬我们的英雄,敬复仇者联盟。